太原电瓶销售联盟

【元素家族-连载183】一场打假事件发现的新元素

理性边界2018-06-21 01:42:22
点击上方“理性边界” 可以订阅哦!



1817年
普鲁士汉诺威侯国医药视察
总监施特罗迈尔
来到希尔德斯海姆地区视察
发现当地的一些药商用
碳酸锌代替氧化锌配药
这违背了当时的《药典》

刻板的德国人施特罗迈尔
当然要负责任干预此事
回过神来他也很不理解
因为将碳酸锌焙烧成氧化锌
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经过调查
他发现这些碳酸锌都来
自萨尔兹吉特的一个制药厂
他来到制药厂质问此事
厂长无奈的告诉他
当地的碳酸锌矿经过焙烧后
呈现黄色,看相不好
就只能跟客户商谈
用碳酸锌代替氧化锌了

?

【镉的发现者 施特罗迈尔】

?

认真的施特罗迈尔
将这种碳酸锌交给
马德堡地区的医药顾问罗洛夫
请求帮忙检测

罗洛夫用硫酸溶解锌矿
再通入硫化氢气体
得到了一种鲜黄色的沉淀
罗洛夫很紧张,以为是硫化砷
这可是一种毒药

它立即在《医学杂志》
上发表了检验报告

这样一来
事情闹大了
制药厂被查封
厂长很委屈
他自己又对样品做了仔细的分析,并没有发现砷
因此他要求施特
罗迈尔重新检测

?

【碳酸锌一般用于皮肤护理,如果这里面有砷的话,你还敢用吗?】

?

施特罗迈尔仔细检查了一下
那种鲜黄色沉淀
将它放进盐酸,沉淀溶解了
这就说明根本不是硫化砷,
施特罗迈尔终于帮助制药厂
洗脱了罪名

他继续研究
加入过量的碳酸铵
其中的铜盐和锌盐都溶解了
却还有一种白色沉淀
他将白色物质焙烧
再和炭黑共热
得到了一种具有蓝灰色金属光泽的粉末
这可是一种新的金属元素!

他在1819年发表论文
其中写到:“我更加仔细的研究锌的化合物,我惊奇的发现这种颜色的产生是由于其中存在一种特殊的金属氧化物,至今未被发现过。我用来一种特殊的方法将它分离出来,并还原成金属状态。”

施特罗迈尔用炉甘石
(碳酸锌)——calamine来命名新元素:Cadmium(镉)
而calamine来自古希腊神话里着名的弑龙英雄卡德摩斯

?

【弑龙英雄卡德摩斯,传说他还是古埃及首都底比斯的建造者。】

?

镉被发现以后迅速平淡了下去除了镉黄(硫化镉)
作为一种颜料以外
很少有地方能用上它
因为它实在太少了
只跟锌矿伴生在一起
矿主们将有用的锌提取走以后剩下的镉就被遗弃在那里
无人问津

?

【用镉黄颜料涂饰的机车。】

?

日本的神冈地区就有这样
一座古矿场
从公元710年开始
日本各国大名就为了
这里的贵金属你争我夺

1895年
日本赢得甲午战争
尝到了对外扩张的甜头
极大的刺激了
日本对金属材料的需求
当然也包括锌

神冈的矿工们
使用类似烘焙咖啡的方法来
处理锌矿
将镉除去
当时哪里有什么环保意识
含镉的废料被排放到河流里或者通过土壤渗透到地下水
灾难的就这样埋下了种子

?

【1905年,日俄战争,对马海战中,东乡平八郎在旗舰上发号施令。日本在这次战争中再次豪赌成功,对外扩张加速膨胀。】

?

1912年开始
越来越多弯腰驼背的
农民去看医生
向医生诉说他们
全身骨头的酸痛
其中98%是女性

他们的骨头脆弱到这样的地步有一次医生给一个女孩诊脉的时候竟然弄断了她的手腕
疾病如同瘟疫一般
从一个村子蔓延到邻近的村子
人们开始把它称为“痛痛病”
因为患病者总是发出
痛楚的呻吟并在疼痛中死去

?

【“痛痛病”患者。】

?

二战结束以后
1946年
一位叫萩野升的医生
开始调查“痛痛病”
他对比了神冈地区的水文地图和“痛痛病”的流行病地图
发现储水地区和“痛痛病”的
发病地区几乎完全吻合
他终于开始观察到矿物
对水体的影响
他化验了当地的庄稼
发现被污染的地里长出来的稻米简直就是吸镉的海绵。

?

【日本神通川河?曾被镉污染】

?

原来
镉总是和锌混在一起
锌是人体必需的矿物质
镉潜入人体以后
取代了锌的位置
人体就不能得到足够的锌了

更危险的是
镉一旦进入人体
就没法被代谢出来
在人体内越积越多
这就是“痛痛病”的病理学解释

?

【“痛痛病”的罪魁祸首是镉元素。】

?

1961年
萩野升公布了自己的研究成果
日本政府成立了一个委员会来调查“痛痛病”
当时神冈的矿场归属
三井矿业冶炼公司
作为日本最有权势的财团
三井公司想尽办法
将萩野升排除在委员会之外

但最后
这些有良心的委员们
不堪内心的谴责
还是承认了镉是“痛痛病”罪魁祸首的这一事实

1972年三井
开始向178名幸存者
支付巨额赔偿金
每年23亿日元

?

【2013年,三井公司总裁继续为“痛痛病”道歉,并一次性赔偿60万美金给之前政府未登记的受害者。】

?

镉元素当然不是一无是处
只会给人类带来麻烦


1899年
瑞典人甄格
发明了一种镍镉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
几年以后,他的好伙伴
大名鼎鼎的发明大师爱迪生为这种新式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申请了专利

1906年
甄格在瑞典开了一家工厂
专门生产镍镉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
40年后
美国也开始生产这种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

镍镉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的最大好处是可充电但缺陷也很明显
电压只能达到1.2伏
低于碳锌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的1.5伏
存在记忆效应
几次不彻底的充放电之后
可充放电量就会变小
最大的问题当然还来自废弃镉镍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对环境的污染

1990年代以后
镉镍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逐渐
被镍氢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锂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取代了
如果你手上还有
“古老”的镍镉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
用完以后一定要注意上面的
回收标志
将它放到专门的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
回收垃圾箱里
可不能随意遗弃这些毒药
让我们的同胞也得上那可怕的“痛痛病”哦

?

【可充放的镍镉狗万提现方便_狗万在那充钱_求狗万。】

?

近年来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
对各种金属的需求以几何级数增长,而环保意识、监管能力又远远落后于经济增长的速度,问题随之而来了

从2007年开始
南京农业大学的潘根兴教授带领的团队陆续在全国各地的
大米样品中发现了镉超标现象

这一下子引起了轩然大波
“镉大米”成为国人心头的
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和日本的经历一样
这些镉污染无怪乎主要来自采矿、冶炼行业的废弃物

我们不能因为这些事实而将科学视为恶魔猛兽
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只能吸取经验教训
制定更严格的排放标准
给镉元素加上一道“紧箍咒”!


【镉大米,你害怕吗?我们可不想重走日本人
“痛痛病”的崎岖弯路。】

?

以上
完毕


要是你也喜欢化学